主页 > 联系我们 >

毛泽东点名让他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第一

2018-12-13 13:46

毛泽东点名让他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第一任司令员

93岁的抗战老兵陈忠民慢慢卷起左小腿裤管,露出一块醒目的伤疤。“这就是当年跟日军拼刺刀留下的。”他对记者说,敌必怕我;我一怕敌,敌必欺我。”

1922年8月,他出生于湖南平江县南江镇的一个小山村。他的青少年时期正是烽火连天、国难当头的非常时期,1937年爆发的卢沟桥事变更让国家和民族陷入生死存亡的危险境地。

1938年,年仅16岁的陈忠明离家前往湖北通城县谋生,恰逢政府招兵,他便主动报名参军,被分在第19集团军特别挺进队。在安徽屯溪、宁国训练大半年时间后,陈忠民便随部队在浙江、江西一带与盘踞在此的日军打游击战。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打日军是在太湖边上。”陈忠民告诉记者,1938年11月份左右,部队奉命在江苏宜兴县太湖边上防守。一天凌晨,湖边大雾弥漫,正在站岗放哨的他听到日军“小火轮”的马达声,马上跑回防守工事向上级报告。

他说,当时日军来了三艘“小火轮”,刚一下船就陷入包围圈,隐藏在工事里的中国军队对着日军一阵猛打,“打死了10多个,剩下的鬼子开着

1942年,陈忠民被编入88军79师。此后至抗战胜利,陈忠民所在部队以浙江金华为中心,参加了浙赣会战,抗战末期驻扎在浙江桐庐地区,在大反攻中又参加闽浙追击战。

陈忠民说,腿上的伤疤就是在闽浙追击战中与日军拼刺刀时留下的。“打到最后,子弹都打没了,双方端起刺刀就直接干上了。战友们都非常英勇,没有一个人临阵退缩。”

抗战期间,陈忠民参与过的大大小小的战斗多达七八十次。从1938年开始,在长达7年的抗战经历中,他亲眼看见了不少战友牺牲,幸运的是自己活了下来。

残酷的战争也给这位老人的身体留下了很多“纪念品”。在长期缺衣少食、条件艰苦的游击战中,他不仅流过血,还得了严重的胃病,至今仍要服用药物才能缓解疼痛。

抗战胜利后,陈忠民离开战场,到当时军队所属的江西吉安被服厂工作,1947年被服厂要搬迁到武汉,拿了遣送费后回到平江老家,此后一直在老家务农、生儿育女。

如今,陈忠民膝下两男四女均已在长沙安家,老人跟着大儿子住在长沙县城安享晚年。今年他和湖南另外12名抗战老兵一道,受邀到北京参加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

受阅一次,一生光荣。张浩荡心中装着荣誉,但也揣着一份愧疚。为了参加这次阅兵,他就背起行囊告别了家人、妻子,奔赴训练场。上月初,一手把他带大的奶奶过世,家人为了不影响训练,直到7天后才把事情告诉他。张浩荡仰头,把泪水生生吞进肚子,向着老家方向叩了3个头,又拎起枪走上了阅兵训练场。

我是“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的一名普通战士,能够加入以连队名义组建的方队参加阅兵,是我无上的荣誉。“赤胆忠诚、敢打头阵,坚贞不屈、敢于拼搏,勇往直前、敢于胜利”,连队“尖刀精神”深深刻进了我的心里。作为一名战斗员,就是要争当实战化训练的排头兵,在真难严实的锤炼中锻造战场制胜的尖刀利刃;作为一名受阅队员,就是要精益求精当好方队“框子兵”,用昂扬的姿态、威武的正步扬我军威,壮我国威。

相关推荐

  •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成功案例

  • 产品展示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