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产品展示 >

米亚·科托,一只莫桑比克的猫

2018-12-16 14:30

米亚·科托,一只莫桑比克的猫

危难面前,人民解放军永远冲在最前面,成为抢险救灾的主力军。灾区是考验我军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的战场,同时也是部队新闻工作者履职尽责、发挥作用的重要阵地。

2015年8月12日23:30左右,。截至2015年9月14日,事故共造成173人遇难,近千名伤者住院。

事故发生后,迅速引发境内外舆论强烈关注。事发当晚,自媒体舆论场开始疯狂转发爆炸相关视频,吸引了大量网民参与讨论,舆论热度迅速攀升。

军队新闻工作者肩负着报道灾情、塑造维护我军形象的多维使命,这一偶发性事件舆情发展态势,将成为军队新闻工作者理性应对处置此类事件的一个参考。

在微博上,网友@妖妖小精于8月13日09点28分发布的“世界上最帅的逆行”,截至9月15日,转发量达82万,评论数达7万,点赞45万次。消防员的英勇形象感动千万网民,但正能量的普遍传播也引起另一股网络逆反情绪。8月14日,持拒绝感动、拒绝“正能量”观点的网民认为一味感动无助于问题的真正解决,呼吁感动让位于反思和追责,直言“能少些逆行的事,就不必有逆行的人”。

在13日的讨论中,舆论就消防员在明知有爆炸危险、危险品种类不明、着火地点无人员受困等情况下,是否应该前往救援展开热议。有网民认为此举属于盲目英雄主义,缺乏科学性、合理性,无异于白白送死,甚至提出所谓“ ”原则,认为应“划出隔离带,烧完了再救”。部分舆论认为,现场消防指挥失当应为多名消防人员牺牲负主要责任,事故后果如此严重归根到底是消防救援体系落后,以及救援方式缺乏科学性。

13日晚间至14日上午,瞭望智库《明知道可能会爆炸,为啥还让消防官兵冒死?》等观点让舆论反转,消防官兵并非缺乏专业性,而是形势所迫,不得不上。与此同时,@唐驳虎(凤凰客户端签约作者)、@警察蜀黍(“江宁公安在线”官微运营者个人账号)等自媒体人考证后提出,“ 原则”系有人捏造、散播,由此质疑我消防队伍的专业性为无稽之谈。

对此,公安部消防局宣传处副处长雷进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如果危难时刻我们消防部队都不去处置的话,任其发展下去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子,老百姓可以退,消防官兵只能往前冲,这是职责所在,义无反顾。”

此次事故发生后网友第一时间主动发掘和传播正能量的热情高涨。“我爸就是你爸”的微信截屏和“世界上最帅的逆行”在自媒体上被刷屏,感动无数网友。这说明大灾大难面前,闪现出的人性光辉是最受关注的永恒主题,同时也反映了在承受突如其来的痛苦之时,公众最需要获得情感的互助和支持,这种信息需求偏好理应引起政府部门和相关媒体的重视。

经总结发现,此次在各平台发布的信息中议题可集中归纳为三类:军队作风、社会救援力量。依据信息的内容倾向又可以对这些议题进行倾向性划分。其中赞扬军队作风出现频次最多,质疑批评军队救援指挥能力的议题为负面议题,社会救援力量为中立议题。

,而且揭示了正面宣传通过媒体设置议题来引导舆论的传播规律:媒体的议程设置功能越强,引导舆论的作用就越大,正面宣传的效果就越好。

正面议题设置必须增强与受众的关联度,也就是要贴近实际、贴近群众。这不仅是党对新闻工作的要求,也是传播规律的要求。舆论引导要想获得与传播者意图一致的传播效果,必须把握时代主旋律,善于捕捉与受众在思想情感、时空距离最密切的新闻事实。在救灾的大背景下,新闻报道始终以积极报道灾区救灾的最新进展为主要内容,侧重于在大灾大难面前稳定社会情绪、凝聚力量,向社会公众传达积极有效的一面,对于参与救援部队官兵等军方消息给予正面报道。

事件的不确定性越强,受众的导向需求就越大。正面报道、主流新闻必须以新闻事实作支撑,没有信息意识就没有主流新闻。因此,正面议题设置必须增加报道的信息量。此次事故发生后4小时内转发量最多的10条微博中,除现场实景、急救措施等方面的内容外,还有约四成微博以普通网友的视角,描述了救灾中的一些感人瞬间,虽细小朴实却分外打动人心,转评量高达数十万。灾区状况紧急,记者发布新闻也是争分夺秒,但作为军事记者更应该以最详实的细节来反应任务部队救灾成绩和形象作风。

在开放透明的信息化背景之下,一支军队不主动去塑造自己,就必然会被别人“塑造”。要注重打通两个舆论场,有针对性地及时发声,引导公众舆论。在此次事故中,以微博、微信为主的社交平台高度活跃,加重了民间舆论场分量,而官民关注重点的分歧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官民信息的不对称。传统媒体报道以官方通报信息为口径进行报道,影响力较弱。相比之下,澎湃新闻、腾讯网棱镜栏目以及“瞭望智库” “侠客岛”等微信公众号的及时、深度报道,满足了公众对信息的需求,影响力超过了传统媒体,并运用5页面、无人机航拍、动画模拟等新技术拓宽视角。微博这个阵地,已经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前沿,绝不能拱手相让。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中央媒体已经相继开博,并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舆论引导作用。

军方回应调控力主要是指军方在面对涉军网络谣言时的回应处置能力,初衷是遏制涉军网络谣言的继续传播,消减负面影响。军方对于涉军谣言的辟谣也能影响网络平台甚至整个社会媒体的议题。因此,无论军方调控结果如何,在军方介入之后,网络媒体与传统媒体同时跟进,军方的调控无意间也就成了涉军网络谣言外在推动力中的特殊作用力,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涉军网络谣言在社会中的知晓程度,而军方调控究竟是涉军谣言传播的助力还是阻力,则受到军方辟谣的覆盖面、回应的透明度、军方公信力等因素的综合影响。

在此次新闻报道中,被直接引述话语内容的军方代表大致有以下几位:天津警备区政委廖可铎;天津警备区司令员姚小旋;北京军区参谋长史鲁泽;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吴爱民等。他们在引述形式上都是纯文字,且篇幅较小。新闻机构多采纳政府部门发布的具体救灾信息或主流媒体的报道。由主流媒体率先发布,基于事件本身的吸引力程度和新闻媒体的广泛影响,该事件迅速转移到网络舆情领域,网友在论坛、微博上展开意见讨论。事件中,对于最具权威性和佐证性的军方信息源,在各网络平台并没有被广泛引用,未在网络舆论场中形成最强音。

我们应以此为借鉴,开辟军方微博,培植意见领袖,对涉军网络舆情,给予及时、权威的回应。尝试建立网络发言人制度,可以就网民关心的问题、事件等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的网上发布,让信息传输更多地通过这一渠道实现有效传递。当遭遇微博涉军敏感事件时,传统的网络舆情反应“黄金四小时”做法已不再适用,以屏蔽、删除信息为主的“防”的做法不仅不能赢得话语权,反而会造成舆情引导的被动局面。只有在网络上率先发声,第一时间掌握话语权,才能避免“谣言面前,真相也投降”的被动局面出现。

总之,作为军队媒体工作者,我们应该时刻具有舆情监测观念,传播军方声音,讲好军方故事。一方面,我们的军队媒体应该加强自身的公正性、客观性,逐渐提升自身的影响力和美誉度。另一方面,军队媒体在报道的过程中,应时刻把握自己的角色定位、提高警惕,防止被别有用心者断章取义地利用。在救灾类新闻报道中,部队新闻工作者的受众不仅是军队内部,还有地方群众、地方媒体乃至国外媒体。及时发布灾区信息,是展示部队战斗作风、良好形象的好机会。面对网络信息环境的复杂性和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艰巨性,部队宣传人员应具备舆情监测观念,在表述上注重讲好军队故事,讲好中国故事。以舆情监测视野,将最权威、最具新闻价值的军方救灾信息发布出去,将正能量的信息最大化。

美国总统特朗普15日与到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举行两人间的首次正式会谈。特朗普在会谈前的记者会上表示,实现巴以和平不限于“两国方案”。

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在内塔尼亚胡访美过程中发表的一系列言论释放出美国转变中东政策的信号,将给未来巴以和平进程带来新的变数。

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说,只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愿意,他对以“一国方案”还是“两国方案”实现巴以和平都能够接受。美国和以色列媒体普遍认为,这一表态背离了此前美国政府支持“两国方案”的一贯立场。

所谓“两国方案”,是指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分别建国,两国和平共存。国际社会普遍支持这一方案,认为它是实现巴以持久和平的唯一办法。

对于“两国方案”,以色列国内有不同声音,左翼政党表示支持,极右翼政党表示反对。此次特朗普作出上述表态后,以色列右翼和极右翼政党发出一片欢呼。极右翼政党犹太人家园党主席贝内特称,特朗普的表态意味着“两国方案”的终结和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不过,美以舆论都认为,“一国方案”面临很多困难,其实并不现实。《以色列时报》时事评论员戴维

霍罗维茨认为,在以色列和约旦河西岸建立一个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共有的国家,不可能做到犹太人占人口多数并维持西方式的民主制度。美国《纽约时报》指出,巴勒斯坦方面极有可能不会接受成为非主权国家的方案。

此外,关于美国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的问题,他“愿意看到此事得到落实”。但他也同时表示,美方将会“十分谨慎地”处理这一问题。

此前美国政府虽然在巴以问题上袒护以色列,但也和其他国家一样,不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舆论普遍认为,特朗普的使馆搬迁计划一旦实施,将会令巴以冲突加剧。

因迪克认为,如果特朗普把这张牌打好,以搬迁使馆为契机引发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的谈判,可能会达到快速重启沉寂已久的中东和平进程的效果。

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将“非常努力地”促成巴以达成和平协议,这对他个人“十分重要”,但巴以双方必须直接进行谈判,且均作出让步。为此,他敦促内塔尼亚胡在建设定居点问题上“缓一缓”。

犹太人定居点问题是巴以和平的主要障碍之一。特朗普前任奥巴马政府曾多次批评以色列的定居点建设,并在去年12月联合国安理会就谴责以色列定居点建设的决议进行的投票中投下弃权票,从而使决议得以通过。

特朗普身边的一些政要曾表态支持以色列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修建犹太人定居点。为试探特朗普的立场,以色列在他上台后加紧了定居点建设,以议会还通过了一项极具争议性的法案,将所有未经以政府批准建在约旦河西岸的非法犹太人定居点合法化。

在与特朗普结束会谈后,内塔尼亚胡对媒体记者表示,既然特朗普提出了要求,他愿意与美国政府一起重新审视定居点政策,对定居点建设进行控制。

分析人士指出,以色列国内的右翼势力一直希望内塔尼亚胡在建设定居点问题上采取更为强硬的态度,特朗普当天的表态或许有助内塔尼亚胡缓解这些压力,放慢建设定居点的步伐。

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在联合记者会上还强调了美以两国的团结。特朗普表示,美以“牢不可破”的伙伴关系基于双方共同的价值观。内塔尼亚胡则将特朗普称为“犹太人和犹太国家最有力的支持者”。他呼吁两国领导人抓住机遇,在中东和平进程中开辟新的道路,并将以美盟友关系提升到新的高度。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在谈到美以盟友关系时把矛头指向了伊朗。他说,以色列长期面临巨大的安全挑战,尤其是伊朗核计划带来的威胁。而伊朗核问题协议是他“见过的最糟糕的协议之一”。

此外,特朗普还表示,他希望巴以达成和平协议,而这一协议将是一个“更大、更好”的协议。内塔尼亚胡则称,这将发生在一个大的地区框架内。

以色列媒体认为,这些表态有可能意味着,美以两国准备联合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对抗伊朗,同时让这些国家对巴勒斯坦做工作,促成巴以达成和平协议。

沙莱夫表示,这些逊尼派阿拉伯国家虽然可能为了对付伊朗而寻求与以美更密切的战略关系,但它们绝不可能放弃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的立场,因此不可能同意放弃“两国方案”。(本社驻华盛顿记者周而捷、驻耶路撒冷记者范小林)

相关推荐

  •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 成功案例

  • 产品展示

  • 关于我们